当前位置:国旗下讲话

18-19第一学期第十七周国旗下讲话

发布时间:2018/12/24 9:34:13  浏览次数:122

南京长江大桥

 

 老师们、同学们大家早上好,很高兴和大家一起分享南京长江大桥的故事。

 提起南京长江大桥,不同年代有着不同的感受。70年代周恩来总理曾将南京长江大桥作为新中国的奇迹介绍给国际友人。8090后也能在教科书中学到“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也会为走上大桥而激动的睡不着觉。而到了新时代后,人们更多的是谈论着今天大桥堵了多久,甚至认真的讨论着这座大桥的生死。岁月无情,南京长江大桥也经历着毁誉荣辱。多年超负荷运转后,它沦为危桥,20161028日进行了长达27个月的“封闭大修”。如今,50岁焕然如新的大桥即将回归,关于它的记忆也浮上心头。

 我们都知道长江上的第一座大桥是武汉长江大桥,但提起大桥,人们还是想到南京长江大桥,因为武汉长江大桥的设计施工都是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完成的。而南京长江大桥的设计施工全部由中国自主完成,所遇到的困难也是前所未见的。首先是建桥地址之争,铁道部从1956年起,即着手对下游长江大桥的桥址进行勘查,起初在芜湖选了四个地址,南京只选了一个地址。但考虑到芜湖是个仅22万人的中等城市,有113万人口的南京“险胜”。随之而来是下关江面复杂的水文条件,当时沟通两岸主要靠轮渡,火车开到码头拆成一节节车厢装上轮渡,无法满足运输量大增的需求,连上海的煤炭供应都难以保证。虽然此处的工程条件比武汉长江大桥要复杂得多,可谓世界级难题,但中国人还是决定迎难而上,造出争气桥。

 建造过程中更是遇到了重重困难,处处体现了自力更生。建设之初,由于中苏关系破裂,苏方撤走专家,并停止供应钢材,大桥建设一度陷入困境。国务院指示冶金部做出安排,要求“鞍钢要不惜代价生产出建造南京大桥所需钢材”。经各方艰苦努力,最终研制出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桥梁钢。19649月,大桥工程又遭遇建设中的最大危机:在洪水的冲击下,5号和4号桥墩的锚绳先后崩断,自重6000多吨、七八层楼高的沉井在激流中作最大幅度60米的周期性摆动。一旦主锚崩断,不仅大桥面临着沉井倾覆、桥址报废的危险,下游百姓也要遭殃。建桥工人冒着生命危险,连续抢险近两个月,使大桥转危为安。1966年年底,正是大桥即将合龙的关键时刻,建桥职工分成两派互相“武斗”,大桥工地陷于混乱。工地上仅有17名老工人,他们紧张的工作,一天滴水未进,终于合拢了大桥。这些人就是中国的脊梁!国家的希望!”

    南京长江大桥上最吸引人们眼球的,无疑是那巍峨矗立的南北桥头堡。可大家知道吗?桥头堡的施工仅用了28天。当时正值文革,大桥被 “军管”,时任南京军区司令的许世友下了死命令,要求确保在1968年国庆实现铁路桥通车。在最后28天的大会战,大桥建造者近万人,又有10多万名志愿者从全国各地涌来,“到大桥去义务劳动”成为当时最光荣的事。曾参加施工的肖保余老人回忆:“当时的情景非常壮观,不管白天黑夜,桥头堡上都是火光四溅,和放烟花一样。”这种热情创造着奇迹,仅在通车仪式的前一晚,就有近万方木材的脚手架被拆下来。

 关于大桥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有为大桥殚精竭虑,牺牲在工地上的大桥第一任工程师杨旸春,也有用土法铆接了150万根铆钉,并且因为工人工作认真而返修率极低的奇迹。那一代艰苦奋斗的共和国建设者和大桥一样也在逐渐老去。但历史不会忘却,我们也不应忘记正是有了他们的顽强拼搏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因此我希望同学们能在今天为大桥换新颜的活动中带上一份虔诚和感恩,感受大桥所承载的历史重量。

 

 

团总支

蒋斌